二维码

资讯中心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09/212018

民事诉讼法修改内容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   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决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   第五十九号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决定》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于2012年8月31日通过,现予公布,自2013年1月1日起施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   2012年8月31日   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决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作如下修改:   一、第十三条增加一款,作为***款:“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   二、将第十四条修改为:“人民检察院有权对民事诉讼实行法律监督。”   三、删去第十六条。   四、将第二十五条改为第三十四条,修改为:“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   五、增加一条,作为第二十六条:“因公司设立、确认股东资格、分配利润、解散等纠纷提起的诉讼,由公司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六、将第三十八条改为***百二十七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当事人未提出管辖异议,并应诉答辩的,视为受诉人民法院有管辖权,但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规定的除外。”   七、将第三十九条改为第三十八条,***款修改为:“上级人民法院有权审理下级人民法院管辖的***审民事案件;确有必要将本院管辖的***审民事案件交下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应当报请其上级人民法院批准。”   八、将第四十五条改为第四十四条,修改为:“审判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自行回避,当事人有权用口头或者书面方式申请他们回避:   “(一)是本案当事人或者当事人、诉讼代理人近亲属的;   “(二)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   “(三)与本案当事人、诉讼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审理的。   “审判人员接受当事人、诉讼代理人请客送礼,或者违反规定会见当事人、诉讼代理人的,当事人有权要求他们回避。   “审判人员有前款规定的行为的,应当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前三款规定,适用于***员、翻译人员、鉴定人、勘验人。”   九、增加一条,作为第五十五条:“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十、第五十六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三款:“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   十一、将第五十八条第二款修改为:“下列人员可以被委托为诉讼代理人:   “(一)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二)当事人的近亲属或者工作人员;   “(三)当事人所在社区、单位以及有关社会团体推荐的公民。”   十二、将第六十三条修改为:“证据包括:“(一)当事人的陈述;“(二)书证;“(三)物证;   “(四)视听资料;“(五)电子数据;“(六)证人证言;“(七)鉴定意见;“(八)勘验笔录。   “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相应地将***百二十四条、***百七十一条中的“鉴定结论”修改为“鉴定意见”。   十三、增加二条,作为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   “第六十五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及时提供证据。   “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主张和案件审理情况,确定当事人应当提供的证据及其期限。当事人在该期限内提供证据确有困难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延长期限,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申请适当延长。当事人逾期提供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责令其说明理由;拒不说明理由或者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根据不同情形可以不予采纳该证据,或者采纳该证据但予以训诫、罚款。   “第六十六条人民法院收到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材料,应当出具收据,写明证据名称、页数、份数、原件或者复印件以及收到时间等,并由经办人员签名或者盖章。”   十四、将第六十七条改为第六十九条,修改为:“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除外。”   十五、将第七十条改为三条,作为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四条,修改为:   “第七十二条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出庭作证。有关单位的负责人应当支持证人作证。   “不能正确表达意思的人,不能作证。   “第七十三条经人民法院通知,证人应当出庭作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人民法院许可,可以通过书面证言、视听传输技术或者视听资料等方式作证:   “(一)因健康原因不能出庭的;   “(二)因路途遥远,交通不便不能出庭的;“(三)因自然灾害等不可抗力不能出庭的;“(四)其他有正当理由不能出庭的。   “第七十四条证人因履行出庭作证义务而支出的交通、住宿、就餐等必要费用以及误工损失,由败诉一方当事人负担。当事人申请证人作证的,由该当事人先行垫付;当事人没有申请,人民法院通知证人作证的,由人民法院先行垫付。”   相应地将第六十二条中的“意志”修改为“意思”。   十六、将第七十二条改为三条,作为第七十六条、第七十七条、第七十八条,修改为:   “第七十六条当事人可以就查明事实的专门性问题向人民法院申请鉴定。当事人申请鉴定的,由双方当事人协商确定具备资格的鉴定人;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指定。   “当事人未申请鉴定,人民法院对专门性问题认为需要鉴定的,应当委托具备资格的鉴定人进行鉴定。   “第七十七条鉴定人有权了解进行鉴定所需要的案件材料,必要时可以询问当事人、证人。   “鉴定人应当提出书面鉴定意见,在鉴定书上签名或者盖章。   “第七十八条当事人对鉴定意见有异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鉴定人有必要出庭的,鉴定人应当出庭作证。经人民法院通知,鉴定人拒不出庭作证的,鉴定意见不得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支付鉴定费用的当事人可以要求返还鉴定费用。”   增加一条,作为第七十九条:“当事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通知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就鉴定人作出的鉴定意见或者***问题提出意见。”   十七、将第七十四条改为第八十一条,修改为:“在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当事人可以在诉讼过程中向人民法院申请保全证据,人民法院也可以主动采取保全措施。   “因情况紧急,在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利害关系人可以在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前向证据所在地、被申请人住所地或者对案件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保全证据。   “证据保全的其他程序,参照适用本法第九章保全的有关规定。”   十八、将第七十九条改为第八十六条,修改为:“受送达人或者他的同住成年家属拒绝接收诉讼文书的,送达人可以邀请有关基层组织或者所在单位的代表到场,说明情况,在送达回证上记明拒收事由和日期,由送达人、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把诉讼文书留在受送达人的住所;也可以把诉讼文书留在受送达人的住所,并采用拍照、录像等方式记录送达过程,即视为送达。”   增加一条,作为第八十七条:“经受送达人同意,人民法院可以采用传真、电子邮件等能够确认其收悉的方式送达诉讼文书,但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除外。   “采用前款方式送达的,以传真、电子邮件等到达受送达人特定系统的日期为送达日期。”   十九、将第八十二条改为第九十条,修改为:“受送达人被监禁的,通过其所在监所转交。   “受送达人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的,通过其所在强制性教育机构转交。”   相应地将第二十三条第三项修改为:“(三)对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的人提起的诉讼”。   二十、将第九章的章名、第九十六条、第九十九条、***百四十条、第二百五十六条中的“财产保全”修改为“保全”。   二十一、将第九十二条改为***百条,修改为:“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的案件,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裁定对其财产进行保全、责令其作出一定行为或者禁止其作出一定行为;当事人没有提出申请的,人民法院在必要时也可以裁定采取保全措施。   “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可以责令申请人提供担保,申请人不提供担保的,裁定驳回申请。   “人民法院接受申请后,对情况紧急的,必须在四十八小时内作出裁定;裁定采取保全措施的,应当立即开始执行。”   二十二、将第九十三条改为***百零一条,修改为:“利害关系人因情况紧急,不立即申请保全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可以在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前向被保全财产所在地、被申请人住所地或者对案件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采取保全措施。申请人应当提供担保,不提供担保的,裁定驳回申请。   “人民法院接受申请后,必须在四十八小时内作出裁定;裁定采取保全措施的,应当立即开始执行。   “申请人在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后三十日内不依法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人民法院应当解除保全。”   二十三、将第九十四条改为二条,作为***百零二条、***百零三条,修改为:   “***百零二条保全限于请求的范围,或者与本案有关的财物。   “***百零三条财产保全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或者法律规定的其他方法。人民法院保全财产后,应当立即通知被保全财产的人。   “财产已被查封、冻结的,不得重复查封、冻结。”   将第九十五条改为***百零四条,修改为:“财产纠纷案件,被申请人提供担保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解除保全。”   二十四、增加二条,作为***百一十二条、***百一十三条:   “***百一十二条当事人之间恶意串通,企图通过诉讼、调解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请求,并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百一十三条被执行人与他人恶意串通,通过诉讼、仲裁、调解等方式逃避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二十五、将***百零三条改为***百一十四条,***款第二项修改为:“(二)有关单位接到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后,拒不协助查询、扣押、冻结、划拨、变价财产的”。   将***百零四条改为***百一十五条,***款修改为:“对个人的罚款金额,为人民币十万元以下。对单位的罚款金额,为人民币五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   二十六、将***百一十条改为***百二十一条,***项改为二项,作为***项、第二项,修改为:   “(一)原告的姓名、性别、年龄、民族、职业、工作单位、住所、联系方式,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名称、住所和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的姓名、职务、联系方式;   “(二)被告的姓名、性别、工作单位、住所等信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名称、住所等信息”。   将***百一十三条改为***百二十五条,修改为:“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五日内将起诉状副本发送被告,被告应当在收到之日起十五日内提出答辩状。答辩状应当记明被告的姓名、性别、年龄、民族、职业、工作单位、住所、联系方式;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名称、住所和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的姓名、职务、联系方式。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答辩状之日起五日内将答辩状副本发送原告。   “被告不提出答辩状的,不影响人民法院审理。”二十七、增加一条,作为***百二十二条:“当事人起诉到人民法院的民事纠纷,适宜调解的,先行调解,但当事人拒绝调解的除外。”   二十八、将***百一十一条改为***百二十四条,其中的“人民法院对符合本法***百零八条的起诉,必须受理;对下列起诉,分别情形,予以处理:”修改为:“人民法院对下列起诉,分别情形,予以处理:”。   第二项修改为:“(二)依照法律规定,双方当事人达成书面仲裁协议申请仲裁、不得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告知原告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   第五项修改为:“(五)对判决、裁定、调解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案件,当事人又起诉的,告知原告申请再审,但人民法院准许撤诉的裁定除外”。   二十九、将***百一十二条改为***百二十三条,修改为:“人民法院应当保障当事人依照法律规定享有的起诉权利。对符合本法***百一十九条的起诉,必须受理。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立案,并通知当事人;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作出裁定书,不予受理;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   三十、增加一条,作为***百三十三条:“人民法院对受理的案件,分别情形,予以处理:   “(一)当事人没有争议,符合督促程序规定条件的,可以转入督促程序;   “(二)开庭前可以调解的,采取调解方式及时解决纠纷;   “(三)根据案件情况,确定适用简易程序或者普通程序;   “(四)需要开庭审理的,通过要求当事人交换证据等方式,明确争议焦点。”   三十一、将***百二十四条改为***百三十八条,第三项修改为:“(三)出示书证、物证、视听资料和电子数据”。   三十二、将***百三十八条改为***百五十二条,***款中的“判决书应当写明:”修改为:“判决书应当写明判决结果和作出该判决的理由。判决书内容包括:”。   ***款第二项修改为:“(二)判决认定的事实和理由、适用的法律和理由”。   三十三、将***百四十条改为***百五十四条,***款第九项修改为:“(九)撤销或者不予执行仲裁裁决”。   第二款修改为:“对前款***项***第三项裁定,可以上诉。”   第三款修改为:“裁定书应当写明裁定结果和作出该裁定的理由。裁定书由审判人员、***员署名,加盖人民法院印章。口头裁定的,记入笔录。”   三十四、增加一条,作为***百五十六条:“公众可以查阅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裁定书,但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的内容除外。”   三十五、将***百四十二条改为***百五十七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基层人民法院和它派出的法庭审理前款规定以外的民事案件,当事人双方也可以约定适用简易程序。”   三十六、将***百四十四条改为***百五十九条,修改为:“基层人民法院和它派出的法庭审理简单的民事案件,可以用简便方式传唤当事人和证人、送达诉讼文书、审理案件,但应当保障当事人陈述意见的权利。”   三十七、增加一条,作为***百六十二条:“基层人民法院和它派出的法庭审理符合本法***百五十七条***款规定的简单的民事案件,标的额为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上年度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百分之三十以下的,实行一审终审。”   三十八、增加一条,作为***百六十三条:“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案件不宜适用简易程序的,裁定转为普通程序。”   三十九、将***百五十二条改为***百六十九条,***款修改为:“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不开庭审理。”   四十、将***百五十三条改为***百七十条,修改为:“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四十一、将***百六十条改为***百七十七条,修改为:“人民法院审理选民资格案件、宣告失踪或者宣告死亡案件、认定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民事行为能力案件、认定财产无主案件、确认调解协议案件和实现担保物权案件,适用本章规定。本章没有规定的,适用本法和其他法律的有关规定。”   四十二、在第十五章第五节后增加二节,作为第六节、第七节:   “第六节确认调解协议案件   “***百九十四条申请司法确认调解协议,由双方当事人依照人民调解法等法律,自调解协议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共同向调解组织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提出。   “***百九十五条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后,经审查,符合法律规定的,裁定调解协议有效,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裁定驳回申请,当事人可以通过调解方式变更原调解协议或者达成新的调解协议,也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第七节实现担保物权案件   “***百九十六条申请实现担保物权,由担保物权人以及其他有权请求实现担保物权的人依照物权法等法律,向担保财产所在地或者担保物权登记地基层人民法院提出。   “***百九十七条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后,经审查,符合法律规定的,裁定拍卖、变卖担保财产,当事人依据该裁定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裁定驳回申请,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四十三、将***百七十八条改为***百九十九条,修改为:“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有错误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当事人一方人数众多或者当事人双方为公民的案件,也可以向原审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当事人申请再审的,不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   四十四、将***百七十九条改为第二百条,***款第五项修改为:“(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删去***款第七项。   将第二款作为第十三项,修改为:“(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四十五、将***百八十一条改为第二百零四条,修改为:“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再审申请书之日起三个月内审查,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再审;不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驳回申请。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本院院长批准。   “因当事人申请裁定再审的案件由中级人民法院以上的人民法院审理,但当事人依照本法***百九十九条的规定选择向基层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的除外。***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裁定再审的案件,由本院再审或者交其他人民法院再审,也可以交原审人民法院再审。”   四十六、将***百八十二条改为第二百零一条。将***百七十七条、***百八十三条、***百八十五条、***百八十九条改为***百九十八条、第二百零二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二条,修改为:   “***百九十八条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发现确有错误,认为需要再审的,应当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   “***高人民法院对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发现确有错误的,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   “第二百零二条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解除婚姻关系的判决、调解书,不得申请再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决定》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于2012年8月31日通过,现予公布,自2013年1月1日起施行。   “第二百零六条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决定再审的案件,裁定中止原判决、裁定、调解书的执行,但追索赡养费、扶养费、抚育费、抚恤金、医疗费用、劳动报酬等案件,可以不中止执行。   “第二百一十二条人民检察院决定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调解书提出抗诉的,应当制作抗诉书。”   四十七、将***百八十四条改为第二百零五条,修改为:“当事人申请再审,应当在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六个月内提出;有本法第二百条***项、第三项、第十二项、第十三项规定情形的,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   四十八、将***百八十七条改为第二百零八条,修改为:“***高人民检察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上级人民检察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发现有本法第二百条规定情形之一的,或者发现调解书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提出抗诉。   “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对同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发现有本法第二百条规定情形之一的,或者发现调解书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可以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并报上级人民检察院备案;也可以提请上级人民检察院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各级人民检察院对审判监督程序以外的其他审判程序中审判人员的违法行为,有权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   四十九、增加二条,作为第二百零九条、第二百一十条:   “第二百零九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检察院申请检察建议或者抗诉:   “(一)人民法院驳回再审申请的;   “(二)人民法院逾期未对再审申请作出裁定的;“(三)再审判决、裁定有明显错误的。   “人民检察院对当事人的申请应当在三个月内进行审查,作出提出或者不予提出检察建议或者抗诉的决定。当事人不得再次向人民检察院申请检察建议或者抗诉。   “第二百一十条人民检察院因履行法律监督职责提出检察建议或者抗诉的需要,可以向当事人或者案外人调查核实有关情况。”   五十、将***百八十八条改为第二百一十一条,修改为:“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案件,接受抗诉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抗诉书之日起三十日内作出再审的裁定;有本法第二百条***项***第五项规定情形之一的,可以交下一级人民法院再审,但经该下一级人民法院再审的除外。”   五十一、将***百九十四条改为第二百一十七条,修改为:“人民法院收到债务人提出的书面异议后,经审查,异议成立的,应当裁定终结督促程序,支付令自行失效。   “支付令失效的,转入诉讼程序,但申请支付令的一方当事人不同意提起诉讼的除外。”   五十二、将第二百零七条改为第二百三十条,第二款修改为:“申请执行人因受欺诈、胁迫与被执行人达成和解协议,或者当事人不履行和解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申请,恢复对原生效法律文书的执行。”   五十三、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三十五条:“人民检察院有权对民事执行活动实行法律监督。”   五十四、将第二百一十三条改为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款第四项、第五项修改为:   “(四)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   “(五)对方当事人向仲裁机构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   五十五、将第二百一十六条改为第二百四十条,修改为:“执行员接到申请执行书或者移交执行书,应当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并可以立即采取强制执行措施。”   五十六、将第二百一十八条改为第二百四十二条,修改为:“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单位查询被执行人的存款、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情况。人民法院有权根据不同情形扣押、冻结、划拨、变价被执行人的财产。人民法院查询、扣押、冻结、划拨、变价的财产不得超出被执行人应当履行义务的范围。   “人民法院决定扣押、冻结、划拨、变价财产,应当作出裁定,并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有关单位必须办理。”   五十七、将第二百二十三条改为第二百四十七条,修改为:“财产被查封、扣押后,执行员应当责令被执行人在指定期间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执行人逾期不履行的,人民法院应当拍卖被查封、扣押的财产;不适于拍卖或者当事人双方同意不进行拍卖的,人民法院可以委托有关单位变卖或者自行变卖。国家禁止自由买卖的物品,交有关单位按照国家规定的价格收购。”   五十八、删去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二百四十三条。   五十九、将第二百四十五条改为第二百六十七条,第六项修改为:“(六)受送达人所在国的法律允许邮寄送达的,可以邮寄送达,自邮寄之日起满三个月,送达回证没有退回,但根据各种情况足以认定已经送达的,期间届满之日视为送达”。   增加一项,作为第七项:“(七)采用传真、电子邮件等能够确认受送达人收悉的方式送达”。   第七项改为第八项,修改为:“(八)不能用上述方式送达的,公告送达,自公告之日起满三个月,即视为送达。”   六十、删去第二十六章“财产保全”。   民事诉讼法的有关章节序号及条文序号根据本决定作相应调整。   本决定自2013年1月1日起施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根据本决定作相应修改,重新公布。

09/212018

刑事诉讼法修正内容

  2012年第十一届人大五次会议,(***授权发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决定   (2012年3月14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决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作以下修改:   修改条款内容:   一、将第二条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任务,是保证准确、及时地查明犯罪事实,正确应用法律,惩罚犯罪分子,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教育公民自觉遵守法律,积极同犯罪行为作斗争,维护社会主义法制,尊重和保障***,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保障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   二、将第十四条***款修改为:“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依法享有的辩护权和其他诉讼权利。”   删去第二款。   三、将第二十条修改为:“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下列***审刑事案件:   “(一)危害***、恐怖活动案件;   “(二)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   四、将第三十一条修改为:“本章关于回避的规定适用于书记员、翻译人员和鉴定人。   “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可以依照本章的规定要求回避、申请复议。”   五、将第三十三条修改为:“犯罪嫌疑人自被侦查机关***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有权委托辩护人;在侦查期间,只能委托律师作为辩护人。被告人有权随时委托辩护人。   “侦查机关在***次讯问犯罪嫌疑人或者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委托辩护人。人民检察院自收到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材料之日起三日以内,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委托辩护人。人民法院自受理案件之日起三日以内,应当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押期间要求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及时转达其要求。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押的,也可以由其监护人、近亲属代为委托辩护人。   “辩护人接受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后,应当及时告知办理案件的机关。”   六、将第三十四条修改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因经济困难或者其他原因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本人及其近亲属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提出申请。对符合法律援助条件的,法律援助机构应当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盲、聋、哑人,或者是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死刑,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七、将第三十五条修改为:“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   八、增加一条,作为第三十六条:“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可以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代理申诉、控告;申请变更强制措施;向侦查机关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和案件有关情况,提出意见。”   九、将第三十六条改为二条,作为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修改为:   “第三十七条 辩护律师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和通信。其他辩护人经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许可,也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和通信。   “辩护律师持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要求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看守所应当及时安排会见,至迟不得超过四十八小时。   “危害***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在侦查期间辩护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侦查机关许可。上述案件,侦查机关应当事先通知看守所。   “辩护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了解案件有关情况,提供法律咨询等;自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日起,可以向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核实有关证据。辩护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不被监听。   “辩护律师同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通信,适用***款、第三款、第四款的规定。   “第三十八条 辩护律师自人民检察院对案件审查起诉之日起,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案卷材料。其他辩护人经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许可,也可以查阅、摘抄、复制上述材料。”   十、增加二条,作为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   “第三十九条 辩护人认为在侦查、审查起诉期间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收集的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或者罪轻的证据材料未提交的,有权申请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调取。   “第四十条 辩护人收集的有关犯罪嫌疑人不在犯罪现场、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属于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证据,应当及时告知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   十一、将第三十八条改为第四十二条,修改为:“辩护人或者其他任何人,不得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隐匿、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不得威胁、引诱证人作伪证以及进行其他干扰司法机关诉讼活动的行为。   “违反前款规定的,应当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辩护人涉嫌犯罪的,应当由办理辩护人所承办案件的侦查机关以外的侦查机关办理。辩护人是律师的,应当及时通知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或者所属的律师协会。”   十二、增加二条,作为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   “第四十六条 辩护律师对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委托人的有关情况和信息,有权予以保密。但是,辩护律师在执业活动中知悉委托人或者其他人,准备或者正在实施危害***、公共安全以及严重危害他人人身安全的犯罪的,应当及时告知司法机关。   “第四十七条 辩护人、诉讼代理人认为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及其工作人员阻碍其依法行使诉讼权利的,有权向同级或者上一级人民检察院申诉或者控告。人民检察院对申诉或者控告应当及时进行审查,情况属实的,通知有关机关予以纠正。”   十三、将第四十二条改为第四十八条,修改为:“可以用于证明案件事实的材料,都是证据。   “证据包括:   “(一)物证;   “(二)书证;   “(三)证人证言;   “(四)被害人陈述;   “(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   “(六)鉴定意见;   “(七)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等笔录;   “(八)视听资料、电子数据。   “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十四、增加一条,作为第四十九条:“公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人民检察院承担,自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自诉人承担。”   十五、将第四十三条改为第五十条,修改为:“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不得***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必须保证一切与案件有关或者了解案情的公民,有客观地充分地提供证据的条件,除特殊情况外,可以吸收他们协助调查。”   十六、将第四十五条改为第五十二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行政机关在行政执法和查办案件过程中收集的物证、书证、视听资料、电子数据等证据材料,在刑事诉讼中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将第二款改为第三款,修改为:“对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证据,应当保密。”   十七、将第四十六条改为第五十三条,修改为:“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   “(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   “(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   “(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十八、增加五条,作为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五条、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五十八条:   “第五十四条 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时发现有应当排除的证据的,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起诉意见、起诉决定和判决的依据。   “第五十五条 人民检察院接到报案、控告、举报或者发现侦查人员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应当进行调查核实。对于确有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情形的,应当提出纠正意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五十六条 法庭审理过程中,审判人员认为可能存在本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情形的,应当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法庭调查。   “当事人及其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有权申请人民法院对以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依法予以排除。申请排除以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的,应当提供相关线索或者材料。   “第五十七条 在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法庭调查的过程中,人民检察院应当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加以证明。   “现有证据材料不能证明证据收集的合法性的,人民检察院可以提请人民法院通知有关侦查人员或者其他人员出庭说明情况;人民法院可以通知有关侦查人员或者其他人员出庭说明情况。有关侦查人员或者其他人员也可以要求出庭说明情况。经人民法院通知,有关人员应当出庭。   “第五十八条 对于经过法庭审理,确认或者不能排除存在本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情形的,对有关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十九、将第四十七条改为第五十九条,修改为:“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质证并且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法庭查明证人有意作伪证或者隐匿罪证的时候,应当依法处理。”   二十、增加二条,作为第六十二条、第六十三条:   “第六十二条 对于危害***犯罪、恐怖活动犯罪、***性质的组织犯罪、毒品犯罪等案件,证人、鉴定人、被害人因在诉讼中作证,本人或者其近亲属的人身安***临危险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采取以下一项或者多项保护措施:   “(一)不公开真实姓名、住址和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   “(二)采取不暴露外貌、真实声音等出庭作证措施;   “(三)禁止特定的人员接触证人、鉴定人、被害人及其近亲属;   “(四)对人身和住宅采取专门性保护措施;   “(五)其他必要的保护措施。   “证人、鉴定人、被害人认为因在诉讼中作证,本人或者其近亲属的人身安***临危险的,可以向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请求予以保护。   “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依法采取保护措施,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配合。   “第六十三条 证人因履行作证义务而支出的交通、住宿、就餐等费用,应当给予补助。证人作证的补助列入司法机关业务经费,由同级政府财政予以保障。   “有工作单位的证人作证,所在单位不得克扣或者变相克扣其工资、奖金及其他福利待遇。”   二十一、将第五十一条改为第六十五条,修改为:“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审:   “(一)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   “(二)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   “(三)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   “(四)羁押期限届满,案件尚未办结,需要采取取保候审的。   “取保候审由公安机关执行。”   二十二、将第五十五条改为第六十八条,修改为:“保证人应当履行以下义务:   “(一)监督被保证人遵守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   “(二)发现被保证人可能发生或者已经发生违反本法第六十九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及时向执行机关报告。   “被保证人有违反本法第六十九条规定的行为,保证人未履行保证义务的,对保证人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二十三、将第五十六条改为三条,作为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第七十一条,修改为:   “第六十九条 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遵守以下规定:   “(一)未经执行机关批准不得离开所居住的市、县;   “(二)住址、工作单位和联系方式发生变动的,在二十四小时以内向执行机关报告;   “(三)在传讯的时候及时到案;   “(四)不得以任何形式干扰证人作证;   “(五)不得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   “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可以根据案件情况,责令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遵守以下一项或者多项规定:   “(一)不得进入特定的场所;   “(二)不得与特定的人员会见或者通信;   “(三)不得从事特定的活动;   “(四)将护照等出入境证件、驾驶证件交执行机关保存。   “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违反前两款规定,已交纳保证金的,没收部分或者全部保证金,并且区别情形,责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结悔过,重新交纳保证金、提出保证人,或者监视居住、予以逮捕。   “对违反取保候审规定,需要予以逮捕的,可以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先行拘留。   “第七十条 取保候审的决定机关应当综合考虑保证诉讼活动正常进行的需要,被取保候审人的社会危险性,案件的性质、情节,可能判处刑罚的轻重,被取保候审人的经济状况等情况,确定保证金的数额。   “提供保证金的人应当将保证金存入执行机关指定银行的专门账户。   “第七十一条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取保候审期间未违反本法第六十九条规定的,取保候审结束的时候,凭解除取保候审的通知或者有关法律文书到银行领取退还的保证金。”   二十四、增加三条,作为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四条:   “第七十二条 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对符合逮捕条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监视居住:   “(一)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的;   “(二)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   “(三)系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的***扶养人;   “(四)因为案件的特殊情况或者办理案件的需要,采取监视居住措施更为适宜的;   “(五)羁押期限届满,案件尚未办结,需要采取监视居住措施的。   “对符合取保候审条件,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能提出保证人,也不交纳保证金的,可以监视居住。   “监视居住由公安机关执行。   “第七十三条 监视居住应当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处执行;无固定住处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对于涉嫌危害***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但是,不得在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执行。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应当在执行监视居住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   “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辩护人,适用本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   “人民检察院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决定和执行是否合法实行监督。   “第七十四条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期限应当折抵刑期。被判处管制的,监视居住一日折抵刑期一日;被判处拘役、有期徒刑的,监视居住二日折抵刑期一日。”   二十五、将第五十七条改为第七十五条,修改为:“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遵守以下规定:   “(一)未经执行机关批准不得离开执行监视居住的处所;   “(二)未经执行机关批准不得会见他人或者通信;   “(三)在传讯的时候及时到案;   “(四)不得以任何形式干扰证人作证;   “(五)不得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   “(六)将护照等出入境证件、身份证件、驾驶证件交执行机关保存。   “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违反前款规定,情节严重的,可以予以逮捕;需要予以逮捕的,可以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先行拘留。”   二十六、增加一条,作为第七十六条:“执行机关对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采取电子监控、不定期检查等监视方法对其遵守监视居住规定的情况进行监督;在侦查期间,可以对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的通信进行监控。”   二十七、将第六十条改为第七十九条,修改为:“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取保候审尚不足以防止发生下列社会危险性的,应当予以逮捕:   “(一)可能实施新的犯罪的;   “(二)有危害***、公共安全或者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的;   “(三)可能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的;   “(四)可能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的;   “(五)企图自杀或者逃跑的。   “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或者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曾经故意犯罪或者身份不明的,应当予以逮捕。   “被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违反取保候审、监视居住规定,情节严重的,可以予以逮捕。”   二十八、将第六十四条改为第八十三条,第二款修改为:“拘留后,应当立即将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羁押,至迟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在拘留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有碍侦查的情形消失以后,应当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   二十九、将第六十五条改为第八十四条,修改为:“公安机关对被拘留的人,应当在拘留后的二十四小时以内进行讯问。在发现不应当拘留的时候,必须立即释放,发给释放证明。”   三十、增加一条,作为第八十六条:“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可以讯问犯罪嫌疑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讯问犯罪嫌疑人:   “(一)对是否符合逮捕条件有疑问的;   “(二)犯罪嫌疑人要求向检察人员当面陈述的;   “(三)侦查活动可能有重大违法行为的。   “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可以询问证人等诉讼参与人,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   三十一、将第七十一条改为第九十一条,第二款修改为:“逮捕后,应当立即将被逮捕人送看守所羁押。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应当在逮捕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逮捕人的家属。”   三十二、增加一条,作为第九十三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逮捕后,人民检察院仍应当对羁押的必要性进行审查。对不需要继续羁押的,应当建议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有关机关应当在十日以内将处理情况通知人民检察院。”   三十三、将第五十二条改为第九十五条,修改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有权申请变更强制措施。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收到申请后,应当在三日以内作出决定;不同意变更强制措施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并说明不同意的理由。”   三十四、将第七十四条改为第九十六条,修改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羁押的案件,不能在本法规定的侦查羁押、审查起诉、一审、二审期限内办结的,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予以释放;需要继续查证、审理的,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   三十五、将第七十五条改为第九十七条,修改为:“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对被采取强制措施法定期限届满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予以释放、解除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或者依法变更强制措施。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对于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法定期限届满的,有权要求解除强制措施。”   三十六、将第七十七条改为二条,作为第九十九条、***百条,修改为:   “第九十九条 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如果是国家财产、集体财产遭受损失的,人民检察院在提起公诉的时候,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百条 人民法院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保全措施,查封、扣押或者冻结被告人的财产。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或者人民检察院可以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适用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   三十七、增加一条,作为***百零一条:“人民法院审理附带民事诉讼案件,可以进行调解,或者根据物质损失情况作出判决、裁定。”   三十八、将第七十九条改为***百零三条,增加一款,作为第四款:“期间的***后一日为节假日的,以节假日后的***日为期满日期,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罪犯在押期间,应当至期满之日为止,不得因节假日而延长。”   三十九、增加一条,作为***百一十五条:“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利害关系人对于司法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有下列行为之一的,有权向该机关申诉或者控告:   “(一)采取强制措施法定期限届满,不予以释放、解除或者变更的;   “(二)应当退还取保候审保证金不退还的;   “(三)对与案件无关的财物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措施的;   “(四)应当解除查封、扣押、冻结不解除的;   “(五)贪污、挪用、私分、调换、违反规定使用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的。   “受理申诉或者控告的机关应当及时处理。对处理不服的,可以向同级人民检察院申诉;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案件,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检察院申诉。人民检察院对申诉应当及时进行审查,情况属实的,通知有关机关予以纠正。”   四十、将第九十一条改为***百一十六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犯罪嫌疑人被送交看守所羁押以后,侦查人员对其进行讯问,应当在看守所内进行。”   四十一、将第九十二条改为***百一十七条,修改为:“对不需要逮捕、拘留的犯罪嫌疑人,可以传唤到犯罪嫌疑人所在市、县内的指定地点或者到他的住处进行讯问,但是应当出示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的证明文件。对在现场发现的犯罪嫌疑人,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口头传唤,但应当在讯问笔录中注明。   “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十二小时;案情特别重大、复杂,需要采取拘留、逮捕措施的,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   “不得以连续传唤、拘传的形式变相拘禁犯罪嫌疑人。传唤、拘传犯罪嫌疑人,应当保证犯罪嫌疑人的饮食和必要的休息时间。”   四十二、将第九十三条改为***百一十八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侦查人员在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可以从宽处理的法律规定。”   四十三、增加一条,作为***百二十一条:“侦查人员在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可以对讯问过程进行录音或者录像;对于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或者其他重大犯罪案件,应当对讯问过程进行录音或者录像。   “录音或者录像应当全程进行,保持完整性。”   四十四、删去第九十六条。   四十五、将第九十七条改为***百二十二条,***款修改为:“侦查人员询问证人,可以在现场进行,也可以到证人所在单位、住处或者证人提出的地点进行,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通知证人到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提供证言。在现场询问证人,应当出示工作证件,到证人所在单位、住处或者证人提出的地点询问证人,应当出示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的证明文件。”   四十六、删去第九十八条第二款。   四十七、将***百零五条改为***百三十条,***款修改为:“为了确定被害人、犯罪嫌疑人的某些特征、伤害情况或者生理状态,可以对人身进行检查,可以提取指纹信息,采集血液、尿液等生物样本。”   四十八、将***百零八条改为***百三十三条,***款修改为:“为了查明案情,在必要的时候,经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进行侦查实验。”   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侦查实验的情况应当写成笔录,由参加实验的人签名或者盖章。”   四十九、将***百一十条改为***百三十五条,修改为:“任何单位和个人,有义务按照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的要求,交出可以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的物证、书证、视听资料等证据。”   五十、将第二编第二章第六节的节名、***百五十八条中的“扣押”修改为“查封、扣押”。   五十一、将***百一十四条改为***百三十九条,修改为:“在侦查活动中发现的可用以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的各种财物、文件,应当查封、扣押;与案件无关的财物、文件,不得查封、扣押。   “对查封、扣押的财物、文件,要妥善保管或者封存,不得使用、调换或者损毁。”   五十二、将***百一十五条改为***百四十条,修改为:“对查封、扣押的财物、文件,应当会同在场见证人和被查封、扣押财物、文件持有人查点清楚,当场开列清单一式二份,由侦查人员、见证人和持有人签名或者盖章,一份交给持有人,另一份附卷备查。”   五十三、将***百一十七条改为***百四十二条,修改为:“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可以依照规定查询、冻结犯罪嫌疑人的存款、汇款、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配合。   “犯罪嫌疑人的存款、汇款、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已被冻结的,不得重复冻结。”   五十四、将***百一十八条改为***百四十三条,修改为:“对查封、扣押的财物、文件、邮件、电报或者冻结的存款、汇款、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以内解除查封、扣押、冻结,予以退还。”   五十五、将***百二十条改为***百四十五条,修改为:“鉴定人进行鉴定后,应当写出鉴定意见,并且签名。   “鉴定人故意作虚假鉴定的,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五十六、将***百二十一条、***百五十七条中的“鉴定结论”修改为“鉴定意见”。   五十七、在第二编第二章第七节后增加一节,作为第八节:   “第八节 技术侦查措施   “***百四十八条 公安机关在立案后,对于危害***犯罪、恐怖活动犯罪、***性质的组织犯罪、重大毒品犯罪或者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案件,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可以采取技术侦查措施。   “人民检察院在立案后,对于重大的贪污、贿赂犯罪案件以及利用职权实施的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重大犯罪案件,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可以采取技术侦查措施,按照规定交有关机关执行。   “追捕被通缉或者批准、决定逮捕的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经过批准,可以采取追捕所必需的技术侦查措施。   “***百四十九条 批准决定应当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确定采取技术侦查措施的种类和适用对象。批准决定自签发之日起三个月以内有效。对于不需要继续采取技术侦查措施的,应当及时解除;对于复杂、疑难案件,期限届满仍有必要继续采取技术侦查措施的,经过批准,有效期可以延长,每次不得超过三个月。   “***百五十条 采取技术侦查措施,必须严格按照批准的措施种类、适用对象和期限执行。   “侦查人员对采取技术侦查措施过程中知悉的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应当保密;对采取技术侦查措施获取的与案件无关的材料,必须及时销毁。   “采取技术侦查措施获取的材料,只能用于对犯罪的侦查、起诉和审判,不得用于其他用途。   “公安机关依法采取技术侦查措施,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配合,并对有关情况予以保密。   “***百五十一条 为了查明案情,在必要的时候,经公安机关负责人决定,可以由有关人员隐匿其身份实施侦查。但是,不得诱使他人犯罪,不得采用可能危害公共安全或者发生重大人身危险的方法。   “对涉及给付毒品等违禁品或者财物的犯罪活动,公安机关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可以依照规定实施控制下交付。   “***百五十二条 依照本节规定采取侦查措施收集的材料在刑事诉讼中可以作为证据使用。如果使用该证据可能危及有关人员的人身安全,或者可能产生其他严重后果的,应当采取不暴露有关人员身份、技术方法等保护措施,必要的时候,可以由审判人员在庭外对证据进行核实。”   五十八、将***百二十八条改为***百五十八条,修改为:“在侦查期间,发现犯罪嫌疑人另有重要罪行的,自发现之日起依照本法***百五十四条的规定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   “犯罪嫌疑人不讲真实姓名、住址,身份不明的,应当对其身份进行调查,侦查羁押期限自查清其身份之日起计算,但是不得停止对其犯罪行为的侦查取证。对于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确实无法查明其身份的,也可以按其自报的姓名起诉、审判。”   五十九、增加一条,作为***百五十九条:“在案件侦查终结前,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侦查机关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并记录在案。辩护律师提出书面意见的,应当附卷。”   六十、将***百二十九条改为***百六十条,修改为:“公安机关侦查终结的案件,应当做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并且写出起诉意见书,连同案卷材料、证据一并移送同级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同时将案件移送情况告知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律师。”   六十一、将***百三十三条改为***百六十四条,修改为:“人民检察院对直接受理的案件中被拘留的人,应当在拘留后的二十四小时以内进行讯问。在发现不应当拘留的时候,必须立即释放,发给释放证明。”   六十二、将***百三十四条改为***百六十五条,修改为:“人民检察院对直接受理的案件中被拘留的人,认为需要逮捕的,应当在十四日以内作出决定。在特殊情况下,决定逮捕的时间可以延长一日至三日。对不需要逮捕的,应当立即释放;对需要继续侦查,并且符合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条件的,依法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   六十三、将***百三十九条改为***百七十条,修改为:“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应当讯问犯罪嫌疑人,听取辩护人、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并记录在案。辩护人、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提出书面意见的,应当附卷。”   六十四、将***百四十条改为***百七十一条,***款修改为:“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可以要求公安机关提供法庭审判所必需的证据材料;认为可能存在本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情形的,可以要求其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作出说明。”   第四款修改为:“对于二次补充侦查的案件,人民检察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六十五、将***百四十一条改为***百七十二条,修改为:“人民检察院认为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已经查清,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作出起诉决定,按照审判管辖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并将案卷材料、证据移送人民法院。”   六十六、将***百四十二条改为***百七十三条,***款修改为:“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有本法第十五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作出不起诉决定。”   第三款修改为:“人民检察院决定不起诉的案件,应当同时对侦查中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解除查封、扣押、冻结。对被不起诉人需要给予行政处罚、行政处分或者需要没收其违法所得的,人民检察院应当提出检察意见,移送有关主管机关处理。有关主管机关应当将处理结果及时通知人民检察院。”   六十七、将***百五十条改为***百八十一条,修改为:“人民法院对提起公诉的案件进行审查后,对于起诉书中有明确的指控犯罪事实的,应当决定开庭审判。”   六十八、将***百五十一条改为***百八十二条,修改为:“人民法院决定开庭审判后,应当确定合议庭的组成人员,将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副本至迟在开庭十日以前送达被告人及其辩护人。   “在开庭以前,审判人员可以召集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回避、出庭证人名单、非法证据排除等与审判相关的问题,了解情况,听取意见。   “人民法院确定开庭日期后,应当将开庭的时间、地点通知人民检察院,传唤当事人,通知辩护人、诉讼代理人、证人、鉴定人和翻译人员,传票和通知书至迟在开庭三日以前送达。公开审判的案件,应当在开庭三日以前先期公布案由、被告人姓名、开庭时间和地点。   “上述活动情形应当写入笔录,由审判人员和书记员签名。”   六十九、将***百五十二条改为***百八十三条,修改为:“人民法院审判***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但是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涉及商业秘密的案件,当事人申请不公开审理的,可以不公开审理。   “不公开审理的案件,应当当庭宣布不公开审理的理由。”   七十、将***百五十三条改为***百八十四条,修改为:“人民法院审判公诉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出席法庭支持公诉。”   七十一、增加二条,作为***百八十七条、***百八十八条:   “***百八十七条 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人民法院认为证人有必要出庭作证的,证人应当出庭作证。   “人民警察就其执行职务时目击的犯罪情况作为证人出庭作证,适用前款规定。   “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鉴定意见有异议,人民法院认为鉴定人有必要出庭的,鉴定人应当出庭作证。经人民法院通知,鉴定人拒不出庭作证的,鉴定意见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百八十八条 经人民法院通知,证人没有正当理由不出庭作证的,人民法院可以强制其到庭,但是被告人的配偶、父母、子女除外。   “证人没有正当理由拒绝出庭或者出庭后拒绝作证的,予以训诫,情节严重的,经院长批准,处以十日以下的拘留。被处罚人对拘留决定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复议期间不停止执行。”   七十二、将***百五十九条改为***百九十二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可以申请法庭通知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就鉴定人作出的鉴定意见提出意见。”   增加一款,作为第四款:“第二款规定的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适用鉴定人的有关规定。”   七十三、将***百六十条改为***百九十三条,修改为:“法庭审理过程中,对与定罪、量刑有关的事实、证据都应当进行调查、辩论。   “经审判长许可,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可以对证据和案件情况发表意见并且可以互相辩论。   “审判长在宣布辩论终结后,被告人有***后陈述的权利。”   七十四、将***百六十三条改为***百九十六条,第二款修改为:“当庭宣告判决的,应当在五日以内将判决书送达当事人和提起公诉的人民检察院;定期宣告判决的,应当在宣告后立即将判决书送达当事人和提起公诉的人民检察院。判决书应当同时送达辩护人、诉讼代理人。”   七十五、将***百六十四条改为***百九十七条,修改为:“判决书应当由审判人员和书记员署名,并且写明上诉的期限和上诉的法院。”   七十六、将***百六十五条改为***百九十八条,第三项修改为:“由于申请回避而不能进行审判的。”   七十七、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条:“在审判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致使案件在较长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的,可以中止审理:   “(一)被告人患有严重疾病,无法出庭的;   “(二)被告人脱逃的;   “(三)自诉人患有严重疾病,无法出庭,未委托诉讼代理人出庭的;   “(四)由于不能抗拒的原因。   “中止审理的原因消失后,应当恢复审理。中止审理的期间不计入审理期限。”   七十八、将***百六十八条改为第二百零二条,***款修改为:“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以及有本法***百五十六条规定情形之一的,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高人民法院批准。”   七十九、将***百七十二条改为第二百零六条,修改为:“人民法院对自诉案件,可以进行调解;自诉人在宣告判决前,可以同被告人自行和解或者撤回自诉。本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三项规定的案件不适用调解。   “人民法院审理自诉案件的期限,被告人被羁押的,适用本法第二百零二条***款、第二款的规定;未被羁押的,应当在受理后六个月以内宣判。”   八十、将***百七十四条改为第二百零八条,修改为:“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的案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适用简易程序审判:   “(一)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   “(二)被告人承认自己所犯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的;   “(三)被告人对适用简易程序没有异议的。   “人民检察院在提起公诉的时候,可以建议人民法院适用简易程序。”   八十一、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零九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适用简易程序:   “(一)被告人是盲、聋、哑人,或者是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的;   “(二)有重大社会影响的;   “(三)共同犯罪案件中部分被告人不认罪或者对适用简易程序有异议的;   “(四)其他不宜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   八十二、将***百七十五条改为第二百一十条,修改为:“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案件,对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可以组成合议庭进行审判,也可以由审判员一人独任审判;对可能判处的有期徒刑超过三年的,应当组成合议庭进行审判。   “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公诉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出席法庭。”   八十三、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一十一条:“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案件,审判人员应当询问被告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的意见,告知被告人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法律规定,确认被告人是否同意适用简易程序审理。”   八十四、将***百七十六条改为第二百一十二条,修改为:“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案件,经审判人员许可,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可以同公诉人、自诉人及其诉讼代理人互相辩论。”   八十五、将***百七十七条改为第二百一十三条,修改为:“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案件,不受本章***节关于送达期限、讯问被告人、询问证人、鉴定人、出示证据、法庭辩论程序规定的***。但在判决宣告前应当听取被告人的***后陈述意见。”   八十六、将***百七十八条改为第二百一十四条,修改为:“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在受理后二十日以内审结;对可能判处的有期徒刑超过三年的,可以延长至一个半月。”   八十七、将***百八十七条改为第二百二十三条,***款修改为:“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于下列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   “(一)被告人、自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对***审认定的事实、证据提出异议,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上诉案件;   “(二)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的上诉案件;   “(三)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   “(四)其他应当开庭审理的案件。   “第二审人民法院决定不开庭审理的,应当讯问被告人,听取其他当事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意见。”   八十八、将***百八十八条改为第二百二十四条,修改为:“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案件或者第二审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公诉案件,同级人民检察院都应当派员出席法庭。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在决定开庭审理后及时通知人民检察院查阅案卷。人民检察院应当在一个月以内查阅完毕。人民检察院查阅案卷的时间不计入审理期限。”   八十九、将***百八十九条改为第二百二十五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九十、将***百九十条改为第二百二十六条,***款修改为:“第二审人民法院审理被告人或者他的法定代理人、辩护人、近亲属上诉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第二审人民法院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的案件,除有新的犯罪事实,人民检察院补充起诉的以外,原审人民法院也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   九十一、将***百九十六条改为第二百三十二条,修改为:“第二审人民法院受理上诉、抗诉案件,应当在二个月以内审结。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以及有本法***百五十六条规定情形之一的,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法院批准或者决定,可以延长二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高人民法院批准。   “***高人民法院受理上诉、抗诉案件的审理期限,由***高人民法院决定。”   九十二、将***百九十八条改为第二百三十四条,修改为:“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对查封、扣押、冻结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财物及其孳息,应当妥善保管,以供核查,并制作清单,随案移送。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用或者自行处理。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对违禁品或者不宜长期保存的物品,应当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处理。   “对作为证据使用的实物应当随案移送,对不宜移送的,应当将其清单、照片或者其他证明文件随案移送。   “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应当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作出处理。   “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生效以后,有关机关应当根据判决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进行处理。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赃款赃物及其孳息,除依法返还被害人的以外,一律上缴国库。   “司法工作人员贪污、挪用或者私自处理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不构成犯罪的,给予处分。”   九十三、增加二条,作为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二百四十条:   “第二百三十九条 ***高人民法院复核死刑案件,应当作出核准或者不核准死刑的裁定。对于不核准死刑的,***高人民法院可以发回重新审判或者予以改判。   “第二百四十条 ***高人民法院复核死刑案件,应当讯问被告人,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   “在复核死刑案件过程中,***高人民检察院可以向***高人民法院提出意见。***高人民法院应当将死刑复核结果通报***高人民检察院。”   九十四、将第二百零四条改为第二百四十二条,修改为:“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的申诉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判:   “(一)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   “(二)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依法应当予以排除,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   “(三)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四)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五)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的时候,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九十五、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四十四条:“上级人民法院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的,应当指令原审人民法院以外的下级人民法院审理;由原审人民法院审理更为适宜的,也可以指令原审人民法院审理。”   九十六、将第二百零六条改为第二百四十五条,修改为:“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由原审人民法院审理的,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如果原来是***审案件,应当依照***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抗诉;如果原来是第二审案件,或者是上级人民法院提审的案件,应当依照第二审程序进行审判,所作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再审案件,同级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出席法庭。”   九十七、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四十六条:“人民法院决定再审的案件,需要对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的,由人民法院依法决定;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再审案件,需要对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的,由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   “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审判的案件,可以决定中止原判决、裁定的执行。”   九十八、将第二百一十三条改为第二百五十三条,***款修改为:“罪犯被交付执行刑罚的时候,应当由交付执行的人民法院在判决生效后十日以内将有关的法律文书送达公安机关、监狱或者其他执行机关。”   第二款修改为:“对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的罪犯,由公安机关依法将该罪犯送交监狱执行刑罚。对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罪犯,在被交付执行刑罚前,剩余刑期在三个月以下的,由看守所代为执行。对被判处拘役的罪犯,由公安机关执行。”   九十九、将第二百一十四条改为第二百五十四条,修改为:“对被判处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罪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暂予监外执行:   “(一)有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的;   “(二)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   “(三)生活不能自理,适用暂予监外执行不致危害社会的。   “对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罪犯,有前款第二项规定情形的,可以暂予监外执行。   “对适用保外就医可能有社会危险性的罪犯,或者自伤自残的罪犯,不得保外就医。   “对罪犯确有严重疾病,必须保外就医的,由省级人民政府指定的医院诊断并开具证明文件。   “在交付执行前,暂予监外执行由交付执行的人民法院决定;在交付执行后,暂予监外执行由监狱或者看守所提出书面意见,报省级以上监狱管理机关或者设区的市一级以上公安机关批准。”   一百、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五十五条:“监狱、看守所提出暂予监外执行的书面意见的,应当将书面意见的副本抄送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可以向决定或者批准机关提出书面意见。”   一百零一、将第二百一十五条改为第二百五十六条,修改为:“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应当将暂予监外执行决定抄送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认为暂予监外执行不当的,应当自接到通知之日起一个月以内将书面意见送交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决定或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的机关接到人民检察院的书面意见后,应当立即对该决定进行重新核查。”   一百零二、将第二百一十六条改为第二百五十七条,修改为:“对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及时收监:   “(一)发现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   “(二)严重违反有关暂予监外执行监督管理规定的;   “(三)暂予监外执行的情形消失后,罪犯刑期未满的。   “对于人民法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应当予以收监的,由人民法院作出决定,将有关的法律文书送达公安机关、监狱或者其他执行机关。   “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条件的罪犯通过贿赂等非法手段被暂予监外执行的,在监外执行的期间不计入执行刑期。罪犯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脱逃的,脱逃的期间不计入执行刑期。   “罪犯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死亡的,执行机关应当及时通知监狱或者看守所。”   一百零三、将第二百一十七条改为第二百五十八条,修改为:“对被判处管制、宣告缓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依法实行社区矫正,由社区矫正机构负责执行。”   一百零四、将第二百一十八条改为第二百五十九条,修改为:“对被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的罪犯,由公安机关执行。执行期满,应当由执行机关书面通知本人及其所在单位、居住地基层组织。”   一百零五、将第二百二十一条改为第二百六十二条,第二款修改为:“被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的罪犯,在执行期间确有悔改或者立功表现,应当依法予以减刑、假释的时候,由执行机关提出建议书,报请人民法院审核裁定,并将建议书副本抄送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书面意见。”   一百零六、增加一编,作为第五编:“特别程序”。   一百零七、增加一章,作为第五编***章:   “***章 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   “第二百六十六条 对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   “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应当保障未成年人行使其诉讼权利,保障未成年人得到法律帮助,并由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的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承办。   “第二百六十七条 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第二百六十八条 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根据情况可以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成长经历、犯罪原因、监护教育等情况进行调查。   “第二百六十九条 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严格***适用逮捕措施。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和人民法院决定逮捕,应当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   “对被拘留、逮捕和执行刑罚的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应当分别关押、分别管理、分别教育。   “第二百七十条 对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讯问和审判的时候,应当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无法通知、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场或者法定代理人是共犯的,也可以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其他成年亲属,所在学校、单位、居住地基层组织或者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的代表到场,并将有关情况记录在案。到场的法定代理人可以代为行使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   “到场的法定代理人或者其他人员认为办案人员在讯问、审判中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可以提出意见。讯问笔录、法庭笔录应当交给到场的法定代理人或者其他人员阅读或者向他宣读。   “讯问女性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应当有女工作人员在场。   “审判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未成年被告人***后陈述后,其法定代理人可以进行补充陈述。   “询问未成年被害人、证人,适用***款、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   “第二百七十一条 对于未成年人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规定的犯罪,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符合起诉条件,但有悔罪表现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人民检察院在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以前,应当听取公安机关、被害人的意见。   “对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公安机关要求复议、提请复核或者被害人申诉的,适用本法***百七十五条、***百七十六条的规定。   “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对人民检察院决定附条件不起诉有异议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作出起诉的决定。   “第二百七十二条 在附条件不起诉的考验期内,由人民检察院对被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进行监督考察。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监护人,应当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加强管教,配合人民检察院做好监督考察工作。   “附条件不起诉的考验期为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从人民检察院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之日起计算。   “被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应当遵守下列规定:   “(一)遵守法律法规,服从监督;   “(二)按照考察机关的规定报告自己的活动情况;   “(三)离开所居住的市、县或者迁居,应当报经考察机关批准;   “(四)按照考察机关的要求接受矫治和教育。   “第二百七十三条 被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在考验期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检察院应当撤销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提起公诉:   “(一)实施新的犯罪或者发现决定附条件不起诉以前还有其他犯罪需要追诉的;   “(二)违反治安管理规定或者考察机关有关附条件不起诉的监督管理规定,情节严重的。   “被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在考验期内没有上述情形,考验期满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第二百七十四条 审判的时候被告人不满十八周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但是,经未成年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同意,未成年被告人所在学校和未成年人保护组织可以派代表到场。   “第二百七十五条 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应当对相关犯罪记录予以封存。   “犯罪记录被封存的,不得向任何单位和个人提供,但司法机关为办案需要或者有关单位根据国家规定进行查询的除外。依法进行查询的单位,应当对被封存的犯罪记录的情况予以保密。   “第二百七十六条 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除本章已有规定的以外,按照本法的其他规定进行。”   一百零八、增加一章,作为第五编第二章:   “第二章 当事人和解的公诉案件诉讼程序   “第二百七十七条 下列公诉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真诚悔罪,通过向被害人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方式获得被害人谅解,被害人自愿和解的,双方当事人可以和解:   “(一)因民间纠纷引起,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案件,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   “(二)除渎职犯罪以外的可能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过失犯罪案件。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五年以内曾经故意犯罪的,不适用本章规定的程序。   “第二百七十八条 双方当事人和解的,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应当听取当事人和其他有关人员的意见,对和解的自愿性、合法性进行审查,并主持制作和解协议书。   “第二百七十九条 对于达成和解协议的案件,公安机关可以向人民检察院提出从宽处理的建议。人民检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作出不起诉的决定。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对被告人从宽处罚。”   一百零九、增加一章,作为第五编第三章:   “第三章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违法所得的没收程序   “第二百八十条 对于贪污贿赂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

09/212018

“天价之吻”呼唤车主风险意识规避豪车

  对于天天开车上路的车主而言,尽管小心谨慎,但如同“常在海边走”的人,难免会遇到“湿脚”的时候。   上周温州的朱小姐驾驶一辆雅阁不小心“轻吻”了一辆价值1200万元的劳斯莱斯,初步估损维修费用在39万元以上,被称作“天价之吻”。尽管保险公司按照***高上限进行赔偿,但朱小姐还是不得不为自己的错误赔上一辆雅阁车的钱。这样的赔偿金额也许不会导致中产阶级的朱小姐倾家荡产,但肯定也将是元气大伤,甚至给家庭生活带来沉重的枷锁。对于大多数开车上路的车主而言,行车准则是首要避让行人,但在“天价之吻”事件后,这一准则发生了变化,首要避让的除了行人外,还得加上豪华车,甚至排在行人之前。   按照现有《道路交通法》规定,驾驶员负主要或全部责任,致交通意外死亡一人,赔偿费用在50万元-70万元。但如果不好彩,剐蹭到价值千万的豪车,赔付费用可能以百万元计。相比之下,人命与豪车便宜许多,偏激之人甚至会出现撞人比撞豪车“更划算”的荒谬想法。记者咨询相关保险专家如何规避撞上豪车,专家的建议却是,第三者责任险投保额度在50万元以上,自觉遵守交通法规以及开车上路对价值不菲的豪华车避让三分。   对于天天开车上路的车主而言,尽管小心谨慎,但如同“常在海边走”的人,难免会遇到“湿脚”的时候。事故中的朱小姐在投保中存在两个错误,一是没有购买不计免赔险,另一个则是第三者责任险投保额度过低,尽管在买保险时节省了不到500元保费,却要付出23万元的代价。目前,第三者责任险的赔偿范畴扩大到事故中的人及车,***高投保金额也从之前的50万元增大到100万元,对于担心飞来横祸的车主,加大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额,而20万元与100万元的保额相差仅600多元。   除了主观增强防范风险的意识外,客观方面的政策法规也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许多意外是防不胜防的。国内保险产品的单一也是导致朱小姐不得不承受天价损失的另一原因。因为豪华车上路本身就具有很高的风险性,如果国内保险公司也出台专门的保险产品,帮助完善豪车风险自理制度,将大大缩减事故中对双方带来的伤害。另一方面,国家是否也为价值不对等的车辆在赔偿中设定相应赔偿原则?除了全责方承担责任外,豪华车的所有人、保险公司是否也应该承担部分责任?全责方在赔偿到车辆投保金额后,豪华车的保险公司是否应该行使“代位补偿”的责任?试想如果撞上劳斯莱斯的不是中产阶级的朱小姐,而是一个骑自行车的老人,估计维修费永远都无法从全责方得到赔偿。而事实上,许多车主也曾经历过被撞后自掏腰包修车的情况。所以开着豪车上路,车主本身就得承担这种风险。而且如果对豪车风险不进行约束的话,在利益的驱使下,可会诱使更多人在现实生活中通过各式各样的“求撞”陷阱来进行讹诈。   律师提醒广大车主朋友们:随着社会的发展,购买豪车的人也越来越多,且每年各省的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都在增加,为避免飞来横祸给车主及司机朋友们带来更大的财产损失,律师建议车主除购买交强险外,在购买第三者责任险时,要加大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额,可减少事故带来的伤害。

10/082012

全国人大通过刑诉法修正案

  本次大会期间又作出了13项修改 法案将从2013年1月1日起施行   综合新华社电 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在批准政府工作报告、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及其他重要报告,表决通过关于修改刑事诉讼法的决定和其他法律文件,完成各项议程后,昨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闭幕。   当天的闭幕会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刑事诉讼法的决定,国家主席***签署第55号主席令予以公布。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将“尊重和保障***”写入总则。   中国现行刑事诉讼法于1979年制定,1996年进行了***修正,这是时隔16年之后,刑诉法的再次大修。   从制度上遏制刑讯逼供   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从原来的225条增加到290条,修改内容还涉及证据制度、强制措施、辩护制度、侦查措施、审判程序、执行程序等,并增加规定特别程序。   修改后的刑诉法增加了“不得***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的规定,同时明确规定了非法证据排除的具体标准: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对此,***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陈光中认为,这次修法对非法证据排除和不得***自证其罪都进行了明确规定,是很大的进步。从制度上防止和遏制刑讯逼供及其他非法收集证据的行为,为维护司法公正和刑事诉讼参与人的合法权利提供了保障。   加强死刑复核法律监督   修改后的刑诉法对采取强制措施后不通知家属的情形作了严格限定,规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应当在执行监视居住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逮捕后,应当立即将被逮捕人送看守所羁押。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应当在逮捕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逮捕人的家属。   为了体现适用死刑的慎重,进一步保证死刑复核案件的质量,加强对死刑复核程序的法律监督,修改后的刑诉法规定:***高人民法院复核死刑案件,应当讯问被告人,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在复核死刑案件过程中,***高人民检察院可以向***高人民法院提出意见。***高人民法院应当将死刑复核结果通报***高人民检察院。   本次大会期间,根据各代表团对刑诉法修正案草案的审议意见,草案又先后作出了8项和5项修改,内容涵盖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辩护人的权利;进一步明确非法证据排除条件;涉及商业秘密的案件申请不公开审理;***高人民法院复核死刑案件讯问被告人等。   ★刑诉法部分修改条款   【关键词·委托辩护】   ◆ 将第三十三条修改为:犯罪嫌疑人自被侦查机关***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有权委托辩护人;在侦查期间,只能委托律师作为辩护人。被告人有权随时委托辩护人。   侦查机关在***次讯问犯罪嫌疑人或者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权委托辩护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押期间要求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及时转达其要求。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押的,也可以由其监护人、近亲属代为委托辩护人。   ◆ 将第三十六条改为两条,作为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七条为:辩护律师持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要求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看守所应当及时安排会见,至迟不得超过四十八小时。 危害***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在侦查期间辩护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侦查机关许可。上述案件,侦查机关应当事先通知看守所。……   【关键词·伪造证据】   ◆ 将第三十八条改为第四十二条,修改为:辩护人或者其他任何人,不得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隐匿、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不得威胁、引诱证人作伪证以及进行其他干扰司法机关诉讼活动的行为。   违反前款规定的,应当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辩护人涉嫌犯罪的,应当由办理辩护人所承办案件的侦查机关以外的侦查机关办理。辩护人是律师的,应当及时通知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或者所属的律师协会。   【关键词·自证其罪】   ◆ 将第四十三条改为第五十条,修改为: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不得***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必须保证一切与案件有关或者了解案情的公民,有客观地充分地提供证据的条件,除特殊情况外,可以吸收他们协助调查。   【关键词·刑讯逼供】   ◆ 关于排除“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增加五条,作为第五十四条至第五十八条,其中第五十四条内容为: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时发现有应当排除的证据的,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起诉意见、起诉决定和判决的依据。   第五十八条为:对于经过法庭审理,确认或者不能排除存在本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情形的,对有关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关键词·监视居住】   ◆ 新增一条作为第七十三条,内容为:监视居住应当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处执行;无固定住处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对于涉嫌危害***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但是,不得在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执行。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应当在执行监视居住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   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辩护人,适用本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   人民检察院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决定和执行是否合法实行监督。   ◆ 增加一条作为第七十六条,内容为:执行机关对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采取电子监控、不定期检查等监视方法对其遵守监视居住规定的情况进行监督;在侦查期间,可以对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的通信进行监控。   【关键词·拘留传唤】   ◆ 将第六十四条改为第八十三条,第二款修改为:拘留后,应当立即将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羁押,至迟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在拘留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有碍侦查的情形消失以后,应当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   ◆ 将第九十二条改为***百一十七条,修改为:对不需要逮捕、拘留的犯罪嫌疑人,可以传唤到犯罪嫌疑人所在市、县内的指定地点或者到他的住处进行讯问,但是应当出示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的证明文件。对在现场发现的犯罪嫌疑人,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口头传唤,但应当在讯问笔录中注明。   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十二小时;案情特别重大、复杂,需要采取拘留、逮捕措施的,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   不得以连续传唤、拘传的形式变相拘禁犯罪嫌疑人。传唤、拘传犯罪嫌疑人,应当保证犯罪嫌疑人的饮食和必要的休息时间。   【关键词·技术侦查】   ◆ 在第二编第二章第七节后增加一节,作为第八节(***百四十八条至***百五十二条)。   ***百四十八条为:公安机关在立案后,对于危害***犯罪、恐怖活动犯罪、***性质的组织犯罪、重大毒品犯罪或者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案件,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可以采取技术侦查措施。   人民检察院在立案后,对于重大的贪污、贿赂犯罪案件以及利用职权实施的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重大犯罪案件,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可以采取技术侦查措施,按照规定交有关机关执行。……   ***百五十一条为:为了查明案情,在必要的时候,经公安机关负责人决定,可以由有关人员隐匿其身份实施侦查。但是,不得诱使他人犯罪,不得采用可能危害公共安全或者发生重大人身危险的方法。……   【关键词·死刑复核】   ◆ 增加两条,作为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二百四十条。   第二百三十九条为:***高人民法院复核死刑案件,应当作出核准或者不核准死刑的裁定。对于不核准死刑的,***高人民法院可以发回重新审判或者予以改判。   第二百四十条为:***高人民法院复核死刑案件,应当讯问被告人,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   在复核死刑案件过程中,***高人民检察院可以向***高人民法院提出意见。***高人民法院应当将死刑复核结果通报***高人民检察院。

09/212018

房价连上涨契税标准原地踏步 小房无奈多交税

  按照国家相关规定,购买或者出售普通住房,契税税率为房款的1.5%,非普通住房为3%。但近日记者在走访中发现,由于房价上涨较快,普通住房标准没有及时调整,导致六七十平方米的住房也不能算是普通住房。这使得小户型的购买者,也需要承担双倍的契税。   为了避税,不少购房者与中介合作,通过签订“阴阳合同”,在报税的合同中做低房价,以逃避税款。   怪象一:   以现有房价,北京一套60平方米房子,都难以算作“普通住房”   去年8月,北京的任先生在西四环到五环之间的某小区购买了自己的***套住房。据任先生介绍,这套91平方米的住房,总价213万元,这个价钱现在在这个地段已经买不到了。任先生直言,觉得自己还挺幸运。   可是,前不久,任先生在办理房产证缴税的过程中,却觉得有点委屈。原来,按照现行的北京市普通住房与非普通住房的划分标准,这套房因总价超过了165万元,被认定为非普通住房。这也意味着他要缴纳3%的契税,即63900元。这对任先生来说无疑是一笔大费用。   按国家规定,购买或者出售普通住房契税税率为房款的1.5%,非普通住房契税税率则为房款的3%;普通住房个人所得税按总价的1%征收,非普通住房按2%征收。   据介绍,普通住房要满足3个条件:住宅小区建筑容积率在1.0以上、单套建筑面积在120平方米以下、实际成交价格低于同级别土地上住房平均交易价格1.2倍以下。由于前两项条件比较固定,因此,第三条就成了决定“普通住房”的重要参考因素。   2008年,北京市对界定普通住房的第三个条件进行了量化补充,将符合普通住房交易价格按区域调整为:北京市三环以内每套总价215万元,三环至四环之间每套总价175万元,四环至五环间每套总价165万元,五环外每套总价100万元。   “165万元以上就不是普通住房了,但这里的房价去年就2万多元了,随便买个六七十平方米就超标了,可是这个小区60平方米以下的房源是很少的。”   为证实这一说法,记者在网站上搜索到远洋沁山水小区的房源,共计126套,符合当前普通住房标准的仅有6套,面积均在60平方米上下。   房价连年上涨,标准原地踏步,普通住房难寻踪迹。这种情况,上海、武汉等大中型城市中都普遍存在。   针对这一情况,上海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关系到房地产税收问题,需要听取财税部门等多方意见。而截至发稿时,北京市相关部门对这一问题没有回应。   怪象二:   买家和中介“合作”,用“阴阳合同”避税***   另一个奇怪的现象是:虽然从市场价格方面计算,许多城市存在普通住房稀缺的现象,但实际操作中,不少购房者还是按照普通住房缴纳了契税。记者了解到,这主要是因为部分区域交易指导价未能及时更新,许多买家和中介形成了合作,通过签订所谓的“阴阳合同”,在报税的合同中做低房价,以逃避税款。   记者在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第六分局的缴费大厅看到,墙上张贴着北京市各个地区二手商品住房交易***低计税价格。各地区***低计税价格基本上仅为市面楼盘真实价格的1/4。例如,任先生所在小区,该小区所在区域的***低计税价格仅为5203元/平方米,而其购买时的价格为23000元/平方米。   随后,记者找到一位中介代理,询问如何能让自己的房子按照普通住房缴税。中介很肯定地回答:“你找我们来做,保证只交1%。”记者询问中介怎样能做到避税,是否合法。中介回答:“我们都是按照正常的程序来,是签合同的,您大可不必担心。”   通过中介的介绍,记者了解到,行业里默许的所谓“阴阳合同”,一份是双方的买卖合同,另外一份就是可以帮购房者避税的个人成交合同。“个人成交合同里,我们签订的价格是按照地税局规定的区域***低计税价格签的,之后送去网签。通过了以后,按***低计税价格算,你的房屋总款额就低了,就可以被认定为是普通住房了。”   记者在缴税大厅看到,在排队等候的缴税者中,很大一部分人都是中介代理陪同一起的,有的干脆就是中介拿着相关材料全权代理购房者。“现在每个中介都提供这项业务”,中介代理如是说。

12...21222324252627 共270条 27页,到第 确定